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资讯 >> 评点中国 >> 正文

中国不是造不出圆珠笔芯, 而是不敢造

2016-6-06 09:57  来源:综合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上海微谱化工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任天斌。 澎湃新闻记者 高征 图

  [编者按]

  中国制造一直没有实现从低端制造向高端跨越,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受制于材料科学落后,如精密机床、燃气轮机、半导体等关键行业,都是受制于材料科学不济的命门。对于材料科学,国家长期投入,而且投入不少,高校、院所、企业承担了不少课题,但效果一直不理想。以至于连圆珠笔芯都造不出,需要总理提点,大丢制造大国的脸面。在材料科学不如人意的同时,中国制造在电子等领域却获得了很大进步。

  

  为什么这个行,那个不行?对此,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上海微谱技术与上海普力通新材料公司创始人任天斌的痛感很强烈,“技术秘密保护措施缺失,是造成材料科学落后的根本原因。”任天斌有资格讲这句话,他在大学执教的同时,还是两家中等规模企业的创始人,这两家企业都与材料科学有关。“现在每天有猎头在盯着我们的工程师。如果要上新项目,我们对工程师若是有半点怀疑,就不会上这个项目。”技术秘密保护不力是如何拖累材料科学的发展,技术秘密又该如何保护,任天斌都有话要说。

  澎湃新闻:中国材料行业的现状如何?

  任天斌:每一项重大科技的突破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相应的新材料技术的发展,新材料技术对其他领域的发展起着引导、支撑和相互依存的关键性作用,是最具推动力的共性基础技术。美国把新材料列为影响经济繁荣和国家安全的六大类关键技术之首。中国材料行业与世界发达水平有相当大差距,高端材料产品严重依赖进口。中国下游应用企业受制于人,不得不高成本购买;中低端产品产能过剩,价格战严重,企业利润较低;材料相关企业特别是化工材料企业规模偏小,中国最大的两家化工材料生产商的销售额只有美国最大两家生产商的1/20,金属材料和无机非金属材料行业整体利润更低甚至亏损;企业的整体研发力量比较薄弱,当前有很强材料研发能力的企业非常少,企业开发新产品的投入意向不强,这些不仅与中国的制造业大国地位非常不匹配,而且对于中国转型到制造业强国更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澎湃新闻:中国的材料产业为什么相对落后?

  任天斌: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我想有两点可能很关键,一是材料技术无法所见即所得,也就是说你即使看到了一种材料,也很难搞清楚这种材料的组成成分与生产工艺,而很多其他产品就不同了,如家电拆开就能搞清楚它由哪些零件组成,学习起来比较容易,并且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新;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技术的保密问题,技术含量高的材料和精细化学品从研发到实现产业化一般投入比较大,时间也比较长,而一旦形成技术与产业化突破,它的商业秘密是最不容易被保护的,技术很容易被非法扩散出去,而且不要太多投资就可以形成生产,不像汽车、手机这样的产品偷技术出去很难量产,偷技术再造一个大众、华为是很难的,产业链条很长,很难复制。由于这个原因导致很多企业也不愿意大量投入搞新材料开发。除了以上两点外,还有一些其它的原因,比如我们的材料行业相对国外起步较晚,基础原材料产业相对落后等。

  澎湃新闻:同属于化工的医药行业为什么能通过知识产权进行保护?

  任天斌:医药专利保护是把新药产品的结构式及合成过程保护起来,在专利期内其他人即使掌握了相关技术也不能销售这个产品。而材料和精细化工的产品是不太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保护的。

  澎湃新闻:材料技术攻关难吗?

  任天斌:有些技术含量高或者关键领域应用的材料确实比较难,因为开发一款高端材料不仅要深入理解应用需求,还要完全弄懂其设计原理,而且很多时候某些关键原材料国外的供应商还不卖给你,必须依靠自己做或者与国内原材料生产商合作开发,这些都需要投入,也需要时间和经验积累。举个例子,我们开发过一款胶粘剂材料产品——热硫化胶,这个产品主要用于粘接金属和橡胶,是汽车、桥梁及建筑减震的一个关键材料,军工上也有大量应用,这个产品被一家美国公司垄断几十年。2010年我们启动了这个项目,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和客户验证,靠自有资金投入了500多万元,经过5年时间终于开发成功,2016年预计能做到1000多万销售额。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技术含量高的材料开发需要投入、坚持和耐心,这些对于企业和团队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当然通过这个产品的开发我们对于材料技术攻关与产业化有了比较深的理解,也总结优化出了一套材料开发的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现在我们的团队再开发相同技术难度的产品时间和投入都大大减少,所以我们现在有能力与国内知名企业合作开发一些高端新材料和精细化学品。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