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什么叫撒哈拉之眼 撒哈拉之眼有多大

2018-01-09 15:57  来源:猎奇吧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产量正在减少,但中国看得长远

  作为矿井,阿泽里克的记录很复杂。其生产在衰退,2012、2013、2014年,它的产量分别是96吨、290吨、220吨。而在这几年,阿海珐每年的产量都至少在1500吨。

  在中国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全球铀价格和需求都在下降的影响下,阿泽里克在2015年第一季度停止生产,虽然官方称矿区仍会继续开放。

  美国媒体称,从中国人运行的矿井上,尼日尔政府获得的收入虽然称不上是天文数字,但是也不会少。根据“采掘业透明度倡议”在2012年的一份调查,当年从阿泽里克出口的铀价值在2600万美元,但是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190万。

  2012年,从尼日尔出口的铀产品,出口商需要支付5.5%的税,也就是说,当年尼日尔政府从阿泽里克矿井获得的收入大概是150万美元左右,这还是假设Somina跟别的出口商一样按同等税率支付的情况下。

  美国媒体指出,阿泽里克矿井也许对中国投资者来说,具有巨大的价值,即便现在暂时关闭。

  “阿泽里克最可能的重要性是它可以作为一个概念的证明。中国目前有26个核反应堆,另外在建的有24个。中国的领导人为煤燃料带来的长期污染忧心,目前中国72%的发电还依靠煤。核能相对来说比较便宜,大部分的成本都集中在核反应堆的建设上。”文章称。

  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家、前阿尔贡国家实验室的主任罗伯特·罗斯纳说:“核能对燃料价格并不敏感。”

  此外,核浓缩的价格在近几年随着科技的进步也在直线下跌。

  但美国媒体指出,公用事业公司依然在实际上必须掌握好铀。铀是唯一一个受到严格国家性监管的能源,毕竟,一个石油仓库的爆炸又不会炸毁整个城市。

  结果便是,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有能力大规模地商业化地挖掘、提炼和浓缩铀资源。

  “核行业本身实际上是一个垄断产业,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中国核政策专家徐一聪(音)说,“在每一个环节,都只有3到4家公司控制。”

  中国仅有的几家供应商都在担心地理上的因素可能会对未来供应链造成冲击,这使得中国政府要增建自己的核服务产业。

  美国媒体称,从政治上和经济上,中国都希望挖掘自己的铀矿——找到国外的储存,与所在国建立合作关系。

  正如罗斯纳所说,中国正处在“学习的过程中”,希望能发展自己的核服务能力。他们能从外国供货商那以商业用途买到铀,但是中国仍希望能有自给自足的选择。

  罗斯纳推测,开发像阿泽里克这样一个小规模的矿井的目的可能只是希望能挖出“铅笔轴”,以学到如何发现铀矿纹理,找到储藏的延伸范围。

  文章称,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中国在核能上有着远大的计划。

  罗斯纳在担任阿尔贡国家研究实验室的主任时曾与几个中国人合作。

  文章认为,阿泽里克的记录目前还很混乱,但是还没有惨到足够让中国的公司停止对尼日尔的资源进行进一步的开发。先要挖掘已被探明的尼日尔铀矿储备,还要花上几十年。而在此期间,也正是中国有可能成为世界上领先的民用核能生产商的一段时间。未来,尼日尔会对中国强大的核产业有更大的贡献。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